作者: scleya (S.C.) 看板: WOW
標題: [創作] 副官的秘密(3)
時間: Sat May 26 00:47:22 2012

睽違了三季...嗯...因為d3的關係,一整個不想上wow啊!!

只好寫文自high了(被丟石頭)

正文:


(三)名字


  一個月半過去了,瑟雷斯看著當初一群連舉盾都舉不
好的死老百姓變成了有模有樣的基層士兵,心中有說不出
的欣慰。


  天曉得這是他硬吞多少顆羅達隆特產冰涼喉糖,所吼
出來的血淚成績。拜這群慘無人道的新兵所賜,他的聲音
更加充滿暗啞磁性。


  再過兩週,基礎訓練課程就會告一段落,會讓這些死
菜鳥開始進行一些簡單的巡邏實習和實戰訓練,到時候必
定又是哀鴻遍野、血淚縱橫的慘況。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終究只是個代課老師,在這裡呆
兩個月之後就要拍拍屁股走人了。


  眼見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這種感覺就像自己當訓練
生時,一邊開心地數麵包,一邊懷著感慨地整理行囊。開
心的是自己就快要解脫了,感慨的是自己快要離開了。


  窗外逐漸泛白的天空,瑟雷斯依然維持著訓練生時期
養成的習慣,早起整理床被、修飾儀容,以及基礎鍛鍊——
為了接下來的工作與挑戰做準備。








  望著空蕩蕩指揮所內,瑟雷斯的表情有些愕然,他拿
起桌上的訓練日誌來看——

  沒錯啊!今天是合訓日,他還特地早起準備,本以為
會遇見相當兵荒馬亂的情況,這是怎麼回事?竟然安安靜
靜的。


  再走去訓練場,也是一樣,一個人也沒有,連隻老鼠
都沒看見。


  平常應該在的長官都到哪去了?莫非……又出事了嗎?
難道是石匠公會那些人?有了這種猜測之後,瑟雷斯立刻
大步踱出指揮所,急急忙忙地前往軍情七處一探究竟。


  誰知道,才一跨出門,就和某樣東西撞成一團,鏗鏗
鏘鏘地金屬盔甲掉了滿地,瑟雷斯也狼狽地翻倒在泥地上。


  「怎麼搞的……誰把東西放這裡啊?」

  瑟雷斯有些不悅,明明剛才進來的時候就沒看到這堆
盔甲,難道是有人惡作劇?


  一邊抱怨的同時,瑟雷斯感覺到自己屁股下有什麼東
西在動,並且發出微弱的悶哼——

  撐起身體,才看到,原來並不是有人惡作劇,而是有
人抱著一副鎧甲走過去,正巧很倒楣地被自己撞倒。


  「……你在這裡幹甚麼?其他人呢?」

  瑟雷斯爬了起來,同時一把把被自己壓得動彈不得的
小不點像拎貓一樣提起來——

  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小傢伙是聖騎士訓練生之一。


  「嗚咳、咳……咳、長官——咳咳……」

  被人足不點地的提著的小訓練生,正慌亂的推著瑟雷
斯的手臂掙扎著,瑟雷斯這才想到他是該把人給放下來才
對。


  「咳、長、長官——他們……咳……他們去哨、哨點、
觀、觀察……咳咳……」

  那小小地身軀不住的咳著,讓瑟雷斯的眉頭皺成一堆
小山。


  「還好吧?」

  瑟雷斯掏出手帕,幫這不過十歲的小鬼擦擦滿臉的狼
狽和污漬,只是軍人的手難免粗魯外加用力過當,好生生
的一張白皙小臉當場被擦成了熟透的水蜜桃。


  小不點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忽然又想起什麼似地開
口:

  「是、是……咳咳、咳……是,長、長官……」


  瑟雷斯哭笑不得的看著小不點漲紅著臉,憋咳的模樣
怪可憐的。紀律是紀律,但是絕非不知變通的死規矩,至
少他不是一個不通情達理的長官。


  「不舒服的話,就點頭搖頭就行了。」

  瑟雷斯伸手往小東西的額頭一摸,似乎有點燙,但是,
人家都說小孩子的體溫比較高。

  「感冒了嗎?」


  他有些戒慎地偷望了瑟雷斯一眼,似乎在想要怎麼回
應,這細微的小動作被瑟雷斯捕捉到了——

  因為這小東西在觀察別人眼色時的模樣,和小他一歲
的堂弟柯堤斯一模一樣。


  這種小心翼翼的表現,懂得看人眼色的行為,是後天
環境給予的壓力所訓練出來的……就像他的堂弟柯堤斯,
也是在總是得提心吊膽注意自己表現的環境中,學會了觀
察大人顏色說話的能耐。


  看樣子,這個小傢伙的日子,恐怕也是過得挺艱辛的。


  「很、很抱歉……長官……咳、咳……」

  看著他不住地壓抑著想咳的衝動,一開口就是先示弱
的行徑來看,他肯定是怕自己會狠狠教訓他一頓似地。


  這是不對的,懂得看人眼色也許會對他的將來有些許
幫助,但是總是依循著別人的好惡做事這種行為,瑟雷斯
個人絕不鼓勵——

  那只會讓人變得膽怯和退縮。


  「你有對不起我什麼嗎?為何要道歉?」

  瑟雷斯板著臉,仔細的觀察眼前這小子。


  「……沒、沒有……長官……」

  看著他垂著頭,身體仍然因咳嗽微微顫動著。


  瑟雷斯嘆口氣,反正現在四下無人,他也無須再端著
黑臉長官的架子,他便蹲下來,剛好與他平視,輕輕抓著
他瘦小的肩膀:


  「抬起頭來,既然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別人的事情,那
就不需要道歉,直視我的眼睛,不要躲開——」

  瑟雷斯眼神盡可能的放得柔和些:

  「這可是一種代表尊重的行為,躲著別人目光說話是
非常不禮貌的。」


  小傢伙猶豫了一會,他怯怯地對上瑟雷斯的目光,用
著不甚確定的聲音回應著:

  「是的,長官……」


  「既然感冒了,就應該請假休息,就算沒請假也應該
跟他們去觀摩哨點的工作——而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收到了正向的回應之後,瑟雷斯看著滿地的盔甲,大
部分都又髒又舊還佈滿傷痕,看起來是應該找人整理整理
了。


  「就是——那個……因為……」

  小傢伙吱吱唔唔的不知道如何啟齒,同時壞毛病發作
了,竟然又開始偷瞄他,瑟雷斯有些氣惱。


  「因為什麼,說清楚,你應該知道,訓練期間要是有
不合規定的行為,一樣會列入懲處項目吧?任意脫隊、蹺
課都算是怠職行為——」


  「因為、他們說我還要很久才畢業……所以,先練習
把盔甲擦乾淨……」

  小傢伙面有難色,加上剛才的偷瞄舉動,瑟雷斯已經
猜到真正的情況肯定不只這樣——一定是威脅了他不許講
出去之類的話。


  訓練生的基礎功課中是有這麼一項:自己的盔甲要自
己保養。


  因為是用來保護自己生命安全的東西,當然不能假他
人之手來做;瑟雷斯很嚴格的執行這項功課,要求所有訓
練生都必須在晚上睡前將自己的盔甲打理好,該修補的、
清理的,一樣都不許少。


  既然是作為人民的劍與盾,要守護國家的人,自己的
性命當然要自己守護,守住自己就等於守住了自己的職責,
所以這種事情由自己親手做是再理所當然不過。


  「手,伸出來。」


  見瑟雷斯一臉難看的模樣,可憐的小傢伙知道自己可
能要大難臨頭了,於是一副引頸就戮地將雙手伸直併攏,
準備挨打。


  瑟雷斯看他這樣,又好氣又好笑,不過仍然不動聲色,
仔細地觀察了一下他的雙手——

  如果是經常練習揮劍的手,應該會有些摩擦受傷的地
方,等到日子久了,就會長出厚厚粗粗的劍繭,屆時也就
不太容易受傷了。


  然而,應該看到要有擦傷的地方的確有,但是在擦傷
之上,更有幾道醒目的疤痕,周圍的皮膚也都發紅腫起來
——劃破掌心的那幾道疤痕,被盔甲專用保養油侵蝕過,
所以他的傷口會又紅又腫又痛而且難以癒合。


  因為年紀的關係,他並沒有讓這小不點練習穿盔甲,
只讓他穿著一般的輕護甲做基本練習而已,所以鎧甲專用
保養油他肯定是用不到的。


  瑟雷斯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那些偷懶的傢伙,肯定
是聯合起來欺負這小鬼,給他找各種麻煩,其中肯定少不
了擦盔甲、打磨武器之類的差事。


  「跟我進來。」

  瑟雷斯把那些盔甲踢到一邊去,自己走進指揮所的辦
公室。


  瑟雷斯在辦公室的儲物櫃找到急救箱,勾來一張椅子
讓小傢伙坐下:

  「手是你最貴重的工具,不論如何都要善待你的雙手,
記得了。」


  一邊說道,一邊忙著對他那慘不忍賭的雙手清理消毒
又塗塗抹抹的,瑟雷斯以為他會叫痛,但是他卻是出奇的
安靜,只是咬著下唇忍耐著。


  剛開始接觸那些聖騎士訓練生的時候,瑟雷斯非常的
頭痛,那些該死的村夫!不僅不聽指揮、要不就是在發呆
裝傻、還有不會分東西南北的蠢貨!

  這個小不點也是,除了服從之外,完全看不出有什麼
出彩的「特點」。


  但隨著時間過去,這孩子的「特質」就逐漸顯露出來
了——他不僅只是聽話而已,他也很勤奮,雖然不是非常
聰明一點就通的天才類型,但是他願意一次兩次三次毫不
厭倦的練習最基本的東西。

  就算挨罵、挨打,好像也鮮少看見他哭鬧或者鬧脾氣,
一直都像現在這樣,安靜地忍耐著。


  比起不能忍受責罵和挫折的富家大少爺,還是遲鈍又
講不聽的鄉下人,這小傢伙的表現可以說是超乎年齡的可
圈可點了。


  作為訓練官,理論上不應該對任何一個訓練生有所偏
頗,但是,老實說,他是很想特別照顧這個小傢伙。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瑟雷斯很清楚,他如果對他特別
照顧,那不是幫他而是害他了。


  軍隊是一個團體,需要的是明確的目標、嚴謹的紀律、
團隊的合作與默契,少了這些,軍隊也不過就是些雜魚散
沙。


  一個人如果無法適應軍中的團體生活,甚至會影響到
軍隊的士氣,那麼對於軍隊而言絕對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而指導階層的人,絕對不會去考慮什麼個人因素之類的問
題,要重整士氣最快的方法就是把有問題的人拔除——不
管是用名譽或者不名譽的手段。


  小傢伙的問題,他必須自己解決,而瑟雷斯能夠做到
的,就是幫助他跨越這一切困難,而不是保護包庇他。就
像現在,他可以幫小鬼包紮、也會指點他保養盔甲的訣竅,
卻不會幫他擦盔甲,甚至是去責問那些惡意欺負他的懶鬼。


  「好了,去完成你的工作,我會在一旁監督。」

  瑟雷斯收拾了所有物品之後,催促著。


  小不點一臉莫名其妙,遲疑了一下,不懂這個有點陰
晴不定的長官究竟在想什麼?


  不過他並沒有因為他必須要整理其他人的盔甲這件事,
而趁機向長官投訴發難,只是乖乖地跳下椅子,走出指揮
所完成被中斷的工作。


  注視著小不點一臉認命、吃力地將所有盔甲拖進一旁
的護具倉庫,瑟雷斯有些心疼,這讓他想打破過往的慣例:

  不去記憶那些還沒成氣候的新兵姓名。


  誰知道這些死菜鳥能不能熬過真正的戰爭?有不少人
連一刻也撐不下去就逃走了——更多的是讓他遺憾地看著
熟識的名牌繫在灰白的屍袋上。


  為了避免這種無謂的感傷,瑟雷斯嚴格地告訴自己,
不要記住名字、不要記住樣貌,這樣就能更淡然自在一些,
就算被羅傑笑那只是鴕鳥心態,他還是堅持這個原則。


  而今天,他想打破這個原則——


  瑟雷斯瞇著眼睛,望著笨拙地忙進忙出的他,出聲喚
住:

  「小不點,」


  他從那堆費事的盔甲堆中憨憨地抬起頭來,眼神澄澈
就像最高品質的秘法水晶,純淨得不含一絲絲雜質。


  「你叫什麼名字?」


  小小的身影定住一會,緩緩站直身體,臉上寫滿困惑,
甚至是有點擔心——怕長官是為了要懲處他才刻意問名字。


  看著長官的臉色不像是要處罰他的樣子,他才小聲地
回應著:

  「達利安。」


----------------------------------------------待續
這次沒有古早人物出現。

會使用秘法水晶做為形容詞,只是為了要符合60年代最高
級的幾種寶石而已(?)

總覺得這篇越寫越有戀童癖的傾向(滾走)

--
Va**bird:不爽不要解 06/17 14:59
ted8**04: 開紳士的 06/17 15:00
adayo**i: 拉鍊,然後說: 06/17 15:04
*irchi*e: 「這個有喝塑化劑」 06/17 15:08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4.41.108.244
lowtip:隔了還真久XD 推一個 原來副官原本那麼弱阿(茶) 05/26 01:15
dreammares:隔了好久!推推推! 05/26 01:20
dreammares:不過元來達莉安跟瑟雷斯年齡差這麼多啊.. 05/26 01:24
dreammares:還是因為會長大人變死人骨頭不會變老所以追上了XD? 05/26 01:25
alyh:已收入個人創作精華區。 05/26 02:19
ifom: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05/26 03:21
scleya:@lowtip這只是驗證一句話:『誰都有小時候。』...(滾走) 05/26 06:52
scleya:@dreammares 他們至少差十幾歲吧(詳細數據略) 第三句正解! 05/26 06:53
scleya:@ifom ㄟ你說的術士新篇在哪啊?!我翻遍你的網誌沒看到... 05/26 06:55
faust4:ifom逃兵! 05/26 08:54

    全站熱搜

    教育新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