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cleya (S.C.) 看板: WOW
標題: [創作] 副官的秘密(4)
時間: Thu May 31 12:28:59 2012

因為伺服器維修要到下午三點,所以先來寫點東西好了!

囧!





(四)命運交錯的契機、上


     小傢伙……

   ……好孩子……

        過來這邊——

  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你也不會傷害我。

                     不要擔心……

         一切都過去了……你會沒事的……





  夕陽的餘暉穿過整個暴風城,進入每個窗口,灑落在
街道上的每塊濕漉漉的地磚上,照得整個暴風城閃閃發亮。


  運河中央的雪白鐘塔緩緩敲了六下,規律低沉的聲響
將達利安從迷迷糊糊的黑暗夢境拉回現實。


  達利安有些空洞迷惘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好像有些搞
不清楚究自己身在何方,直到視線延伸出去落在前方不遠
處像小山一樣的盔甲堆,他才想起,自己是該在晚餐鐘響
之前把這些重甲全部清理乾淨。


  看著那一大堆的盔甲,他那顆小小的頭顱就無奈地垂
下了,這些盔甲要是不能在今天擦完的話,肯定又有一頓
「粗飽」等著他了。


  晚餐,大概趕不上了。


  達利安按著自己不斷發出聲響的肚子,安撫著沒能被
滿足的食慾,默默地想著:

  沒事的,再一陣子,再一陣子就不會覺得餓了。


  為了轉移注意力,達利安飛快地撿起被扔在一旁的破
抹布,胡亂塗上保養油以後,使勁的對著手邊髒兮兮的頭
盔猛擦。


  因為過度用力,一個不小心,右手上的傷口又裂開來,
抹布上充滿刺激的液體馬上穿透紗布滲進傷口,引發一陣
劇痛。


 達利安苦著一張小臉,痛得眼淚溢出眼角,雖然不是第
一次了,但是還是很痛。


  『手是你最貴重的工具,不論如何都要善待你的雙手。』


  握著自己倒楣的右手,長官的聲音在腦海裡迴響著。
今天早上的短暫相處,讓達利安開始有點弄不懂,長官究
竟是溫柔的人,還是兇惡的人?


  長官平常訓練的時候總是板著臉,很嚴肅,而且非常
大聲的吼著,大家都不敢吭一聲,全都安靜得像兔子,縮
著脖子發抖,自己也一樣,覺得長官是個非常兇悍,遙遠
又冰冷的人。


  主教大人跟長官完全不一樣,主教大人的聲音總是非
常的輕柔,經常面帶笑容,只要待在主教大人身邊就會覺
得很安心,伸手握著主教大人的手,就能感覺到溫暖。


  可是,今天,長官離自己好近好近,聲音就像主教大
人一樣溫柔,可能還有一點兇,不過不像平常那樣;手,
也跟主教大人一樣溫暖,雖然有點粗粗的。


  所以,長官也會像主教大人那樣嗎?把他抱在膝蓋上
說故事,然後分一小塊蛋糕給他嗎?


  達利安側頭試著幻想了一下:


  腦中慢慢浮現長官凶悍的鬍渣臉變成奇怪的笑臉,手
上拿著蛋糕對著他招手——

  唔……好像有點恐怖……

  小小的雙手馬上對著看不見的幻象猛揮,想揮去腦中
那個很詭異的畫面。


  長官就是長官,和主教大人不一樣。







  合訓果然超級累人的,硬要把兩個完全不同體制的單
位放在一起訓練,真不知道是哪個腦袋有洞的高貴人士想
出來的爛主意!


  等到瑟雷斯正式回到指揮所,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中午只是草草吞了兩個乾扁脫水的三明治了事,到現在整
個肚子正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抗議。


  男人真命苦,作為一個訓練官更是命苦,誰能夠理解
他們辛苦個半死卻還被唾棄的辛酸?


  這時間,只剩下小酒館會開著,酒館裡的食物根本不
是用來填飽肚子而是拿來當兇器的,跟羅傑在鄉下小酒吧
廝混的日子裡,他對此有了非常深刻的體悟。


  不知道訓練生宿舍的廚房還有沒有東西能煮?只要簡
單幾個馬鈴薯、乳酪、燻肉就行了,反正他也不是很挑食
的人。


  一邊這樣想,瑟雷斯就簡單收拾了報告書,大步前往
訓練生宿舍廚房邁進。


  只是,他很意外的發現,似乎不只有他一個人餓著肚
子。


  就在訓練生宿舍外,瘦小的身影蜷縮在門邊,一顆金
色鬈髮的頭顱埋再雙膝之間不斷顫抖著。雖然快要進入夏
季,但是午後下過雨的晚上,會因為濕氣顯得特別寒冷。


  「在這裡做什麼?」

  瑟雷斯不輕不重地問著,雖然已經可以猜想得到答案。


  「……長官……」

  達利安艱難地抬起頭來,他盡可能的縮好身體,不讓
熱量散發出去,但是很無奈的,那件單薄襯衫並沒有太多
的禦寒效果。


  「門禁時間快到了,你打算在外頭凍死嗎?」


  他輕輕的搖搖頭:「不、不是……長官……」


  這一搖,長官的影子一個變成三個,周圍好多金色的
星光閃爍著,他努力的眨了眨眼,這下變成一片黑——


  「喂!」

  瑟雷斯發現了達利安的不對勁,趕緊出手在整個人昏
倒軟癱之前拉住他。


  伸手一摸額頭,好像比早上那時更燙了,身體卻冷冷
的沒有溫度,這可不妙,這麼晚了不知道教堂是不是還有
一些牧師留守?

  瑟雷斯沒有考慮太久,連忙卸下自己的毛紡披風包住
他,一把抱起就往教堂的方向衝。


  看樣子他被欺負的問題恐怕比想像中的更嚴重,似乎
有必要深入瞭解一下。








  「營養不良,加上感冒和疲勞。」


  「你這個做父親的怎麼會這麼疏忽啊?要是再晚一點,
他的小命就要沒了。」


  瑟雷斯懶得糾正那個老牧師看走了眼,最好他這年紀
生得出這麼大的兒子!


  不過,好像也不能這麼說……記得羅傑的大哥好像跟
羅傑的父親才差十二、三歲左右……所以也不是不可——!

  那不是重點啦!我在想什麼啊?!瑟雷斯一臉囧樣地
抱著頭猛甩。


  自我吐槽之後,他對著妝點得十分華美的天花板仰視
長嘆,偏頭看著在病床上捲成蝦球狀的纖細身影,瑟雷斯
瞇著雙眼,緊皺著眉頭。


  就在今天中午合訓的空檔,他把訓練生的資料大致的
瀏覽過一遍,其實,他只是想看看這孩子的資料而已……


  然而望著手中人計處給的單薄資料,讓他懷疑這些只
會打毛線看小說的公家米蟲是不是漏拿了幾張還是歸檔缺
頁來著?


  ——因為那孩子的資料實在少得可憐,哪怕是用一張
薄薄的羊皮紙來填,都嫌浪費紙張。


  沒有父母,沒有兄弟,也沒有其他親人,只有在監護
人欄簡單又潦草的寫上「阿隆索斯.法奧」以及「大主教
舉薦」這幾個字眼。


  他這年紀,正是需要保護的年紀,然而他什麼也沒有,
孤零零地一個人,在殘酷的世道中夾縫求生。


  粗糙的大手落在達利安軟軟的金色捲髮上,輕撫著,
瑟雷斯再嘆氣,眼下看著他被欺負,又不能出手相助,心
裡頭有種說不出的不痛快——


  羅傑那傢伙總無奈地拍著他的肩膀,說他的心眼太過
正直,沒辦法容忍這些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實際上,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

  一如他們的身份一樣,瑟雷斯是貴族子弟,而羅傑只
是個平凡農莊小子;從一出生,就註定了不公平的背景。


  就算如此,他就是沒辦法改,而且也不願意改!明明
知道可能會惹上一些麻煩,他還是想為這孩子做點什麼。


  掌下的小頭顱有些許動靜,翻了個身,繼續沉睡——
而瑟雷斯卻注意到,在他頸後,有一塊巴掌大的青紅指印。


  他撩起他的衣服和褲管,果然,腹側、肩膀、手臂甚
至是大腿上,佈著大大小小的傷痕和瘀腫,這絕對不是出
自於跌倒或者訓練傷害。


  從傷勢和瘀青的範圍來看,有新有舊……這表示,可
能不是最近才開始的。


  (被打的嗎?)

  瑟雷斯這樣默想著。


  就在他仔細研究達利安身上的傷究竟是怎麼來的之時,
達利安已經清醒過來,他不安地看著長官,僵著身體不敢
亂動。


  「醒了?」

  發現有一雙飽受驚嚇的眼睛盯著自己,瑟雷斯尷尬地
連忙把他的衣服拉好。


  他可不是什麼奇怪的人……只是在看這些瘀傷的狀況
而已!


  「是、是的,長官。」

  達利安有些慌張地望著周圍,這並不是他熟悉的環境。


  「要喝水嗎?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說完,瑟雷斯才發現房間裡似乎沒有放任何食物或者
水,真是尷尬。


  達利安點了點頭,隨後又搖頭,然後把自己縮得更小
一點,只是肚子並不想配合主人的意願,在被子下發出悶
悶糊糊的咕嚕聲。


  真丟臉——這樣子的念頭閃過達利安腦海裡之後,另
一聲比他的肚子更響的咕嚕聲,從他對面的方向熱烈地回
應著。


  「…………」

  瑟雷斯臉色短暫地轉紅了一下,隨即像掩飾什麼似地
飛快起身:

  「我去弄點吃的。」







  走出教堂之後,瑟雷斯實在想不出自己該上哪弄到適
合病人的食物——

  儘管腦中立刻浮現一張總是對著他生氣的臉孔,但是
她應該和父母去羅德隆做生意了,要到他結訓的那天才會
回來,好像要故意避開他似地。


  既然如此,他的選擇也不是很多,羅傑和他的宿舍裡
面只有酒,不可能有能夠餵飽一個小病人的食物,那麼,
就只剩下那一位——

  豬與哨聲的酒侍蘿琳。


  一想起這位年輕的酒侍,瑟雷斯就覺得很頭痛……總
覺得當時要是沒有過剩的正義感膨脹就不會惹上這位小姐
了——

  唉……可是事情就發生在眼前,他能當作什麼也沒看
到嗎?


  事情是這樣的,莫約一個月前,他和羅傑約在豬與哨
聲喝酒,卻遇到一群無賴鬧事,基於榮譽和正義感,他們
聯手打跑了那些混蛋,他還順手救下被那些無賴調戲的漂
亮酒侍——蘿琳。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美人也難抵英雄救美的老梗戲
碼。從此蘿琳就成了他的愛慕兼崇拜者,而且還是屬於超
主動的那種。


  光想到這一點就一個頭兩個大,他並不想讓蘿琳產生
誤會,尤其在這種時間點……一個單身男子三更夜訪獨身
女子的住處,怎麼想都會變成奇怪的謠言!


  只是瑟雷斯不管再怎麼不願意,他依舊還是來到舊城
區蘿琳的住處,他在外頭踱步苦思應該要用什麼藉口叨擾
對方才好,至少不要讓對方認為是示好的表現。


  「是誰在外面!」

  才正打算敲門,門內渾厚圓潤的女聲出聲責問著。


  「……抱歉,我是——」

  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硬著頭皮回答了。


  「天啊!我的天啊!我一定要告訴艾麗!」

  瑟雷斯還沒說完,裡面的女子便毫不猶豫的開門,直
直地往瑟雷斯懷裡撲過去,她手中的二十五吋平底鍋還差
點敲中了瑟雷斯的額頭。


  「不、那個……蘿琳小姐,我不是——」

  瑟雷斯正苦惱著他應該要怎麼樣掙脫這位淑女——呃,
手拿平底鍋的淑女的懷抱。


  「我真是太高興了,你還記得我的名字!我就知道!
天啊……從那天開始,我就一直在祈禱,祈禱你會來!!
你真的來了……」

  看蘿琳高興成那樣,瑟雷斯實在不知道,他該怎麼告
訴她,他並不是來找她調情或者其他更進一步的社交關係。


  「抱歉,蘿琳小姐,請妳先冷靜一下——」


  「你讓我怎麼冷靜得下來!天啊!喔……我的頭髮、
我的衣服,真是丟死人了……」

  蘿琳突然意識到自己一身邋塌樣,害羞地猛轉身過去,
把磨得光亮的平底鍋底當作鏡子使用來整理儀容。


  不,我想妳應該先放下平底鍋——

  瑟雷斯在心裡這麼想著,雙眼一瞬也不瞬地追著蘿琳
手中的「兇器」看,看樣子,她在這裡的生活肯定也不容
易吧……


  瑟雷斯也不打算打斷她的好心情,他也趁機整理了一
下自己應該要怎麼表達才好。


  「好了!你怎麼會在這個時間……喔——我真是迷糊!」

  蘿琳俏皮地吐吐舌頭,敲了下自己的腦袋,曖昧的語
氣讓人覺得剛才那句話別有心思。

  「別站著說話呀!快進來!」


  「不——蘿琳小姐,我並不是刻意在這個時間來叨擾
妳……而是我想,也許妳能幫我這個忙——」

  瑟雷斯並沒有接受蘿琳的邀請,直挺挺地站在屋外,
至少他所接受的禮教中,這種在深夜裡獨訪單身女性住處
的事情是不可以的。


  蘿琳則是張大了她湖水綠的雙眸看著瑟雷斯,滿懷期
待——

  任何事情、任何要求,她都願意為瑟雷斯做到!

----------------------------------------------待續
這次同樣沒有古早人物出現,

喔,不對!有一位……只是她是現役NPC:艾麗·朗斯頓

是的,玩家可以在暴風城舊城區,豬與哨聲酒吧找到這位
美麗的女酒侍,當然,她不只賣酒而已——如果想到其他
怪東西請自己去面壁思過!我是說她不只賣酒,也有賣果
汁和牛奶好吧?!(一共有十一種飲料)

雖然她總是一臉冷漠不愛說話,生氣的樣子更迷人(作者
自行大量腦補無誤),似乎有不少愛慕者就愛她那神秘的
冰山氣質美人……
(請洽創作區,許多有關豬與哨聲旅館的創作中都有她出
場擔任花邊角色)

我想她應該是整個WOW版創作中,最常被拿來寫的路人NPC
吧?

我也不免俗把她拿來一寫。

此作中,她被我設定為蘿琳的同事兼好友,性格上與蘿琳
互補,未來也有計畫讓她參與一小部份的重要關鍵。

啊啊……我好像把瑟雷斯寫成什麼奇怪的紳士叔叔了……

(立刻被衝鋒、撕裂、巨像打擊、致死打擊、壓制、撂倒、
斷筋、劍刃風暴、斬殺 9COMBO擊殺——)

--
Va**bird:不爽不要解 06/17 14:59
ted8**04: 開紳士的 06/17 15:00
adayo**i: 拉鍊,然後說: 06/17 15:04
*irchi*e: 「這個有喝塑化劑」 06/17 15:08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1.252.127.205
pig8409:伺服器開了~ㄎㄎ 05/31 12:56
ntb77829:劈頭看到三點我也嚇了一跳@@ 05/31 13:02
scleya:五點開始維修維修8小時不是3點嗎……? 05/31 13:07
pig8409:13點=下午1點 05/31 13:13
scleya:5+8=13 為什麼不是3點? 下午3點沒錯啊! 05/31 13:13
scleya:..........啊SHIT 我自婊了....囧! 05/31 13:14
alyh:已收入個人創作精華區。 05/31 13:22
scleya:a大,我知道你很辛苦,可是我怎麼有種被陰的感覺? 05/31 13:24
soulknight:推一個 05/31 13:24
aotsukirin:原PO好好笑XD 推文也被收進去了XDDDD 05/31 13:25
alyh:別這樣,我上次也有16-6=早上10點呢... >_^ 05/31 13:36
alyh:對方連笑我都懶的笑了...(遠目) 虧我還很緊張是不是他被盜... 05/31 13:36
scleya:a大,16-6=10...早上10點無誤啊……我算了很多次... 05/31 14:36
scleya:我剛剛一邊排隨機一邊等時光一邊算了大概7次左右... 05/31 14:37
alyh:...16-6=10沒錯,可是下午四點=16點啊...推回去是中午12點。 05/31 14:47
alyh:(捏嘴角)對不起我好想笑...... 05/31 14:48
alyh:我整個打錯嘛 XDDDDDDDDDDDDDDDDD 05/31 14:49
alyh:呼哈,我上次是這樣算一算,不知道為什麼就像上面那樣說12點 05/31 14:49
alyh:天哪我蠢到沒救了...我去旁邊笑完先(滾走) 05/31 14:50
alyh:一定是天氣太熱的關係。(牽拖) 05/31 14:51
scleya:.....所以我才說我被陰了....嗚嗚... 05/31 14:56
alyh:完蛋惹我越來越笨怎麼辦... <(QAQ)> 05/31 14:57
scleya:咦?不是本來就——(被拖走,打入文字獄) 05/31 15:07
AACKball:為什麼簽名檔只能塞六行XD 05/31 15:08
scleya:......不可以!!!不要啊啊啊(PД`q) 05/31 15:10
alyh: ......不可以!!!不要啊啊啊(PД`q) 05/31 15:10
grgr:推文才是本文?XDDD 05/31 15:22
dreammares:恩...所以最後變成達利安年下攻嗎!? 05/31 15:31
scleya:年下攻很萌啊!!感覺好像逗弄大貓一樣有趣(被拖走) 05/31 15:4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教育新聞 的頭像
教育新聞

教育新聞

教育新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